1. <sup id="6c0a5"></sup>
    <code id="6c0a5"></code>

          言情88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全職藝術家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自創舞蹈《英魂》
              沒有讓觀眾等待太久。

              十分鐘后,金色大廳的舞臺大幕再度拉開,首先映入觀眾眼簾的,是由大鼓圍成的同心圓,尤其從樓上包廂的角度看去,很有幾分蔚為壯觀的意思。

              粗略一數,得有上百個紅色大鼓。

              每個大鼓之前, 都站著一名威武雄壯身著古代戎裝的鼓手,各自手腕松弛手臂緊繃的握有兩根鼓槌,一副整裝待發的模樣。

              同心圓前方。

              紅色的絲路被鋪設。

              盡頭有一女子懷抱琵琶半遮面。

              而在同心圓中央則是一個最大的鼓,黃白色的鼓面之前,正站著一道穿有銀色盔甲的修長身影,于燈光交匯之間背對觀眾, 仿佛是眾將士的主心骨。

              交響樂屬于近代的音樂藝術。

              眼前這陣容則充滿了古典的韻味。

              無論琵琶還是大鼓,亦或者紅絲路以及樂器手服裝設計,乃至舞臺布置的氛圍等等都瞬間把所有觀眾的胃口再次調到更高的位置!

              這一刻。

              沒有人交頭接耳。

              臺下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臺上, 尤其是同心圓之間那巨大的鼓前,心中暗自猜測著什么。

              下一刻。

              澎湃的鼓聲驟然響起!

              這鼓聲赫然來自大鼓圍繞的同心圓!

              那名著盔甲披風于一身的男人正奮力揮動鼓槌!

              咚咚咚!

              砰砰砰!

              背對觀眾的身影敲出幾道鼓聲,如砸在觀眾的心坎,旋即陡然側身臺下,撩動身后的披風。

              空拍中紅色披風獵獵作響。

              觀眾看到這位穿銀色盔甲,一副將軍打扮的身影竟戴著一個熟悉的面具!

              事實上。

              大家對這張曾在某個節目里大鬧天宮的面具早已經非常熟悉,因此哪怕此時看不到面具后的臉,這個男人的身份,也已是呼之欲出了。

              沒錯。

              他是羨魚,也是林淵,一定如此, 因為這就是蘭陵王面具!

              嘩啦。

              意識到這一點, 臺下明顯躁動,很多人的表情都變得狂熱起來。

              他們沒有猜錯。

              大鼓之前的身影正是林淵,他沉默著再次拿起大鼓旁的兩根鼓槌, 以一個清晰的頻率重重擊打在鼓面之上!

              這一次, 全場轟動!

              就像是將軍發出了號令!

              軍令如山, 上百名鼓手緊隨其后, 同時揮動鼓槌直擊鼓心,所有人動作完全與林淵一致,仿佛他的千萬化身,忠實著追隨著他!

              咚!

              咚咚!

              咚咚!

              漸弱!

              漸強!

              百人百鼓讓所有的鼓聲匯聚在一起,從稀疏到愈發的密集,發出的力量仿佛能夠震撼人心!

              當然。

              不止是齊鼓,還有羯鼓和鉦還有龍笛乃至篳篥以及笙等哪怕業內人士都未必認得全的古典樂器配合,作為綠葉來襯托齊鼓的效果。

              打鼓邊;

              磕鼓面;

              蹭鼓面;

              擊鼓槌;

              林淵用最適中的力度握槌,手腕放松下將大臂的力量揮動名,傳送至手腕乃至手臂和鼓槌,最終敲擊到鼓面。

              右手打強拍。

              左手打弱拍。

              以孤身的姿態站在全場最雄偉的大鼓前,林淵支配全身的力量,讓鼓聲連綿不絕如戰歌一般。

              忽然。

              林淵按鼓。

              動作停頓之間,鼓聲也略作停頓,緊接著便聽聞一陣琵琶切入,如玉珠走盤圓潤清脆。

              正所謂:

              何人劚得一片木,三尺春冰五音足。一彈決破真珠囊, 迸落金盤聲斷續。

              琵琶聲中。

              鼓聲再度繼續。

              二者相輔相成。

              而大鼓前的林淵則是拉開身形,在琵琶和鼓聲之間舞動起來,那是一種充滿著古典韻味的舞蹈, 芳澤無加,鉛華不御,榮曜秋菊,華茂春松!

              這一瞬。

              如一眼萬年。

              所有人都看癡了。

              羨魚竟然在樂聲中起舞!

              羨魚會跳舞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甚至有人認為他是全世界最懂舞蹈的人,可在這樣的音樂下,在這樣的氛圍中,當他以翩若驚鴻之態,矯若驚龍之姿,成就的這樣一支舞蹈,依然驚艷了金色大廳的所有人!

              是的。

              這是一支林淵參考《蘭陵王入陣曲》音樂風格,以及我們天朝諸多經典古典舞蹈的動作而獨立編排了一年多的舞蹈,和霓虹雅樂完全不同。

              沒錯。

              這是林淵原創的舞蹈。

              林淵將之命名為《英魂》。

              東方特有的神韻之美,含蓄卻不低調的肆意綻放著。

              或許這樣的舞蹈,已經不僅僅屬于蘭陵王,因為林淵在跳舞時,腦海中想到的是天朝千古年間無數在戰場揮灑熱血的英魂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

              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像是無數英魂沉睡中驚醒,在鼓聲中融入林淵的舞姿。

              誰也說不清楚這是一支什么風格的舞蹈,有柔情有豪情更有悲情。

              你可以說它是戰舞,它似乎又不僅僅是戰舞,它有時候又像是一種釋放,亦或者只像是一個戰士,在戰場上奮勇殺敵一騎當先,比如他忽然以指問天便很有那么幾分“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的氣勢;再比如他目光如電動作如風,似乎又有了點“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劍曾當百萬師”的味道。

              如天搖地動。

              燈光碎裂在他的腳下。

              在某些狂熱者的眼中,這一刻的他有如天神降臨。

              明明是藍星最高的音樂殿堂,卻因為這支突如其來的舞蹈,不知道有多少人淪陷在這一晚,沉淪于這個人。

              事實上。

              金色大廳作為藍星最頂級的音樂殿堂之一,基本是不會有舞蹈表演的,除非一些大型音樂有特殊的設計,可饒是如此舞蹈也成為不了什么主角,然而此刻羨魚把音樂和舞蹈結合到了極致。

              二者相輔相成竟然缺一不可!

              尤其是在聲臨其境效果全面爆發的情況下,舞蹈成了這首曲子的畫龍點睛之筆!

              而舞臺上。

              鼓聲喧囂已久。

              琵琶急急切切。

              穿著盔甲的身影再次擂鼓,終于把音樂帶上了最高潮!

              林淵奮舞鼓槌前所未有的恣意,只見他各種把鼓槌甩飛再接回,仿佛根本不擔心失誤會怎么辦,系統給他的身體改造成最適合舞蹈的身體,這種控制力稍微練習一下就能差不多做到,更別說林淵為了這場音樂會準備了那么久,得心應手到一塌糊涂。

              終于!

              鼓聲停了;

              琵琶靜了;

              舞蹈也結束了。

              全場觀眾癡迷沉醉。

              仿佛余音還在繞梁。

              盡管這支《蘭陵王入陣曲》已經結束了。

              谷朳

              林淵略微喘息,額頭微微冒汗,竟是感到了疲憊。

              而后不知道是誰先回過神,經久不息的掌聲響起,臺下發出了山呼海嘯!

              “揭面!”

              “揭面!”

              “揭面!”

              觀眾嗨到爆炸!

              前排一哥們青筋直冒!

              林淵沒有讓觀眾失望,向左側歪頭,右手輕輕揭開了經典的蘭陵王面具。

              這動作有種莫名的魅力,像是視覺沖擊力一下子拉滿,讓人忍不住心中一跳,甚至不分男女。

              要知道。

              林淵專門設計的這款蘭陵王面具,在藍星某寶的同款,可是賣出過嚇死人的銷量來著,無數人都曾模仿過羨魚在《蒙面歌王》舞臺第一次揭面時刻的名場面。

              而無論如何模仿,都明顯東施效顰。

              哪怕顏值湊出來了,氣質上也拿捏不住。

              本尊復刻這個操作當然不會這樣,當林淵揭開面具,露出那種輕笑的臉,早已知曉他身份的人竟然渾身熱血沸騰起來!

              “蘭陵王!”

              “蘭陵王!”

              “蘭陵王!”

              平時自恃身分的他們在激動大喊,頭皮發麻中雞皮疙瘩狂飆,腎上腺和多巴胺在瘋狂分泌,哪怕在座者動輒身價恐怖又如何,此刻大家都和普通的追星族沒什么區別,以至于金色大廳的工作人員們都面面相覷,這還是那些衣冠楚楚風度翩翩的所謂上流社會人士們?

              說好的紳士呢?

              說好的淑女呢?

              縱觀金色大廳歷史能讓觀眾陷入如此瘋狂境地的,羨魚是第一位,甚至可能后無來者,因為他帶動情緒的能力太強了,讓人不得不淪陷,不得不崇拜,直到自己成為他最瘋狂的擁躉!

              甚至不僅僅是普通觀眾。

              包括那些身份非富即貴的包廂里。

              那一道道射向羨魚的眼神,也是帶著無法掩飾的火熱!

              ……

              “爺爺,我要嫁給他!”

              又是那個包廂和那個不普通所以非常自信的女孩,不管這次不普通的姑娘好像真有點哭著喊著想嫁給羨魚內味兒了。

              放下了驕傲。

              不普通的姑娘這次甚至極為罕見的沒有扯什么“娶他”這種風騷霸氣的發言。

              “那就去爭,去奪,去搶!

              老人笑著道,本想著提前給孫女點提醒,在各方爭奪中搶占一點先機,結果這個年輕人太出乎自己意料了,他就像是一把鑲了鉆的寶劍,即使被藏在金絲楠木的書柜里,也無法遮擋那耀眼到極致的光芒,更何況今天的他鋒芒畢露,竟然主動成為焦點,那似自己孫女這樣的小女孩又怎么可以抵擋住對方魅力?

              得。

              誰家能搶到看命吧。

              ……

              而老人并不知道的是隔壁包廂里,同樣有個容貌不俗的女孩,此刻正滿臉懊悔的盯著臺上,滿臉不甘心:“原來他就是羨魚,為什么我沒有早點發現!”

              “動心了?”

              女孩身旁是一名中年男人:“當初逃跑的可是你自己!

              女孩咬牙切齒:“沒關系,這個世界上沒有我追不到的男人!”

              中年男人苦笑,這個女兒總是格外自信,難道她還沒有明白嗎,過了今天羨魚就正式進入了所有名媛少女的射程之內。

              換言之。

              自家女兒未來的競爭對手,可能個個都“來頭不凡”。

              ……

              音樂會到這里就將結束了。

              藍星音樂榜排名第二位的羅素坐在位置上,目光死死盯著舞臺,呼吸略微有些急促,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緊張。

              在過去。

              世間唯有兩人能讓他動容,甚至產生壓力,一個是排名第一的秦真,一個是給自己送了張金色大廳現場票的楊鐘明。

              而今天。

              第三個讓自己感到壓力的人出現了,偏偏他是這么的年輕。

              真是叫人不敢置信。

              “你會在我和楊鐘明之后,挑戰秦真的王位嗎?”

              ……

              作為藍星首富,王洛聽完《命運交響曲》,就已經徹底被羨魚的音樂征服。

              而聽完《蘭陵王入陣曲》,王洛感覺自己又徹底成了羨魚的舞蹈粉!

              容顏如玉。

              身姿如松。

              翩若驚鴻。

              宛若游龍。

              王洛的腦海里出現了諸多美好詞匯,感覺全部都可以套在羨魚的頭上,但又總感覺還是單調了些:“畢竟他除了音樂和舞蹈外,還是一個震古爍今的大文豪!”

              追星!

              我要追星!

              ……

              阿比蓋爾聽完《蘭陵王入陣曲》,輕輕嘆了口氣。

              論作品的完成度,《命運交響曲》當然是無與倫比的。

              哪怕《蘭陵王入陣曲》已經非常優秀,甚至配了一支完美的舞蹈,依然無法掩蓋這個事實。

              不過雖然后者帶來的震撼不如前者,但卻說明了羨魚所具備的更多可能性!

              交響樂不是他唯一的殺招!

              再聯想到羨魚擅長寫古典風格的歌曲,又擅長玩各種藍星傳統樂器的特點……

              這小子,未來只怕會引領藍星的音樂潮流!

              畢竟當下最大型最具技術含量的音樂還是以交響樂為主的。

              用的都是現代樂器。

              而羨魚則隱隱透露出一種別樣的苗頭。

              這條魚似乎有能力搞出屬于傳統樂器的“交響樂”作品!

              就像這首《蘭陵王入陣曲》,就是一個非常成功的音樂實驗!

              ……

              楊鐘明輕輕舒了口氣,表情略帶著一抹復雜。

              而在旁邊。

              鄭晶則是沒心沒肺的笑:“這小魚兒要笑死我,他應該是藍星唯一一個在金色大廳跳舞的曲爹吧?”

              旁邊。

              陸盛滿臉古怪:“他真的很擅長把音樂節目變成舞蹈節目呢!

              是的。

              這一曲《蘭陵王入陣曲》,舞蹈實在是太炸了。

              估計連金色大廳的負責人都要陷入沉思:

              為什么好好的藍星音樂頂級殿堂之一會成為一個舞蹈大廳?

              ……

              好吧。

              金色大廳的負責人已經在思考人生了:

              以后要不要禁止這種舞蹈節目出現在金色大廳?

              我們是音樂殿堂,不是舞蹈殿堂啊……

              還好。

              這種想法很快就被觀眾山呼海嘯般的掌聲淹沒了。

              能造就這種場面的羨魚,哪怕是在舞臺上表演胸口碎大石自己也認了!

              藍星有五大音樂廳,彼此明爭暗斗。

              羨魚以后必然是藍星數一數二的頂級音樂人。

              這樣的大佬,選擇金色大廳……

              無形之中就讓金色大廳壓了其他音樂大廳一頭。

              金色大廳負責人又不傻。

              這筆帳,金色大廳的人會算。

              換一個人當然不能這么玩,因為這明顯“不合規矩”。

              可音樂人地位到了羨魚這一步,金色大廳也只有遵守他的“規矩”。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感謝大家來到言情888小說網免費閱讀,本言情網收集當今流行的網上小說種類繁多,有各種現代小說、言情小說888免費閱讀、都市小說TXT下載、都市言情小說

          學校青春言情小說、古裝武俠小說、古今穿越小說等等,本小說網是眾小說迷們最喜歡的小說網站,歡迎大家免費閱讀,本網保證及時更新最新小說,歡迎及時閱

          讀!言情888小說網每天更新小說數百部,這里有你最喜歡的小說,如果你覺得我們站做的好,請向你的朋友同學同事宣傳我們站!網址http://3g.ohlrafx.cn
          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免费 67194在线观看 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观看无码 欧美人与物videos另类 久久www香蕉免费人成

          1. <sup id="6c0a5"></sup>
            <code id="6c0a5"></code>